有态度的新闻门户

《妈妈咪呀》反映社会百态 艺术行业不如走穴

2018-12-28 10:03
TAG:

  ]东方卫视5月10日播出的《妈妈咪呀》中,从艺23年的京剧演员姚蕾表达了“唱戏养家难”的心声,并爆料京剧演员的月收入十分微薄,月收入只有两千多。

  腾讯娱乐讯 东方卫视5月10日播出的《妈妈咪呀》中,从艺23年的京剧演员姚蕾表达了“唱戏养家难”的心声,并爆料京剧演员的月收入十分微薄,月收入只有两千多。从《妈妈咪呀》舞台上来自各行各业的母亲身上,我们不难解读出诸如女强人当道、单亲妈妈难再嫁等社会问题。

  33岁的苍鹤从小品学兼优,外表乖乖女的她有着一颗叛逆的内心。她在《妈妈咪呀》舞台中,她说出了不愿甘于现状的内心感受:“我要主宰我的生活,辞去现在的工作,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舞台上的苍鹤展现了一颗“女强人”的内心。而苍鹤也坦言心中的许多不安与焦虑都来自家人:“我怕父母为我担心,但我又不希望女儿成为第二个我。”这份纠结与挣扎让人们看到了一个“小女人”的内心世界。

  在《妈妈咪呀》的节目中涌现过不少女强人,让丈夫为自己打工的麦当劳老板娘马晔当众为丈夫高歌,感谢这个“小男人”对自己的不离不弃;独自经营舞蹈教室的邱丹妮表演高空绸缎,丈夫则甘愿做为她拉绳子的幕后工作……不难看出,“女主外,男主内”的家庭模式已逐渐被社会接受。越来越多的女性有了自己的想法,结婚后并不甘于为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打工,而是凭借坚强、独立的内心和自己的本领主宰生活。

  对这样的家庭模式十分欣赏,在节目中他说:“我就爱‘软饭硬吃’。”支持女性拥有事业心,并称丈夫应该给与支持。张柏芝也认为夫妻的相处之道只需“恩爱”二字:“不用去在意‘大女人’、‘小男人’的称呼,只要恩爱就好。”

  最新一期的《妈妈咪呀》中,姚蕾用歌曲来致敬二十三年的京剧生涯,并称想就此放弃:“唱京剧已经不能让我养家糊口了,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这点收入很难维持生计。”赛后,姚蕾接受采访中表示,她在舞台上对自己工作的描述没有半句虚假:“人们都会觉得京剧演员很厉害,月收入不过万少说也有六、七千。但在我十年前开始工作的时候,月薪就只有四百块,现在每个月也只拿两千多。”姚蕾还道出了京剧行业的不景气:“往往剧场里的观众还没演员多。”人们不禁唏嘘,被誉为国粹的京剧行业竟然如此没落。

  其实不仅仅是京剧,《妈妈咪呀》中,许多来参赛的文艺工作者都说出了文化行业的艰难与辛酸。被称为“四川”的黄跃蓉在采访中更是透露,自己做演员的收入非常不稳定:“我们那儿普通演员的工资也就60到120元不等,跳了钢管舞能挣得多一些。”鞠依雯目前是一名网络歌手,她表示自己的收入完全要由自己在网络上的人气来衡量:“粉丝多的时候能多赚一些,粉丝少,没有人气的时候也就一两千。”许多来参加《妈妈咪呀》的妈妈们都表示,由于文化行业的不景气,正艺工作者收入往往不如在各大真人秀走穴的歌手:“参加相亲类节目,或者别的才艺真人秀,一场的出场费就起码有500元了。跑个两三场赚到的钱就比我们一个月的工资多了。”

  最新的《妈妈咪呀》节目中,62岁的肚皮舞妈妈王俭英在表演中将女儿突然“变出”,并称想借《妈妈咪呀》的平台将女儿推销出去。而在往期的节目中,单亲妈妈伞子红曾演唱原创歌曲《谁敢娶我》,寻找人生伴侣,而提爱民更是索性把《妈妈咪呀》当成了相亲平台,亮出自己的择偶标准。《妈妈咪呀》在让妈妈们展现才艺的同时也帮不少单身的妈妈在舞台上圆了相亲梦。

  许多观众不禁好奇,这么多“剩女妈妈”来《妈妈咪呀》公然相亲,究竟有没有成功的案例呢?节目组透露,这些妈妈中目前并没有相亲成功的案例:“她们都借助舞台,表达过自己寻找另一半的愿望。但目前都还没有找到另一半。”

  为什么单亲妈妈难再找伴侣?这些妈妈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好强的性格和老大不小的年纪是她们的“硬伤”。伞子红称自己的脾气成为她屡次相亲失败的“导火索”:“我的性格太直,脾气又不好,每次交男朋友都是到谈婚论嫁的时候失败了。”王俭英34岁的女儿也坦言,34岁的年纪和过强的事业心让她难以“脱单”:“我这个年纪还没有结婚许多人都很意外。但是我事业心太强,现在的男性都喜欢年轻,愿意在家里做家庭主妇的女性。”